说得没错

AsmotheredLoaf
少说话
小裴真好看

今天和萌萌去看大恐龙,这个人玩跳舞机太腻害了!我叹为观止。

MD的难写程度:连打出MD这两个字母都在心里骂马德。

必须立刻马上赶紧写完换本——拿来画画

写MDa6的真的神仙,我真的给手帐坑的仙女们跪下。

九图是不可能九图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九图的。勾线也是不可能勾线的,这辈子就草稿直接上色了。

弱鸡发言

今天发票圈说“下周就可以有九图啦~”
又被室友说你当初为什么不去学画画
我说,现在我也很想学了,60岁之后吧

归根结底我可能还是不太喜欢画画这件事吧,从来没有执着过。爸妈从来没有强迫我干些什么(除了弹琴),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去过一些老师的画室里玩,每天跟大哥哥大姐姐坐在一起各玩各的,也可以玩粘土玩雕塑,放在那里当托管,也没怎么教也没怎么学。
一直都是顺其自然地过着,拿成绩好当借口拿没想过当理由拿爸爸不同意作盾牌。

但是其实家长的不同意在我们家的这个氛围里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可能真的跟班主任说的一样“被宠坏了”。导致上了高中上了大学之后不读书不学习,也不跟人沟通。妈妈电话的时候也在开玩笑地说“难道真的是小时候没打过的原因?”

也有怪他们的,比如小学老师跟他们讲说让我跳级,没跳;比如高中班主任单独请了个别家长来参观学习,不来……每次提起这些让我现在知道了的耿耿于怀的事情的时候,他们也都是反思的态度,但有什么办法呢?关于做家长,他们是第一次,关于怎么做一个人,我也是第一次。

我也不了解自己。

大学以前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画画的,没有耐心,画画超过半小时就坐不住的人。永远停留在草稿,甚至还没有小学上课画国画耐心。

现在天天复习看书觉得以后没书读了,画画真好真开心。
然而勾线不会,上色自己好像色盲一样,明暗阴影结构人体远景近景完全不懂什么鬼,全部摸索着瞎来的。
想与其继续浑浑噩噩地学着文史哲(我历史政治真的不行,历史真的阿斗型人才我,政治完全靠硬背能撑三分钟…)不如好好地去画画吧。
就想学了。

但想到天天画画又不喜欢了,我可能的确不喜欢画画吧。

也画不好😁

唯有茶…能让我画点东西了…

唉真的很佩服贝贝,觉得她真的很好

今天跟爸爸打电话的时候聊到说想吃西瓜🍉但是好远
“要去西区是吗”
“是啊…而且好热”
“直接在那边吃完再回来”
“抱去那边食堂坐着吃啊???”
“对呀,就不是去买西瓜,而且我们去吃西瓜了”

前几天他们参加婚礼,丈母娘和伴娘团集体古筝,男方家长唱了越剧。
妈妈们就开始商量着一周一次麻将前排舞,我说你们就是为了满足自己跳排舞的欲望,就算人家(最大的那个姐姐 医学研究生)也还没毕业呢!
她说就剩两年了,最好毕业就结婚(⁎⁍̴̛ᴗ⁍̴̛⁎)

啊…丰富多彩

一点废话

终于看了声之形这个三观不正的电影

怎么说呢,对里面的小学坏人组所有人随便怎么评论都只能说是矮子里面拔高个了。

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做错了,男主其实也不过是因为被孤立的速度太快,时间给了他足够的思考时间。早点醒悟也好,人就是贱的,不自己尝一尝恶果永远也不会改正。

所以他是里面的高个。

他被孤立,被欺负了。然后才能够跳脱出团体去看一看其他人。所以他说佐原只会逃避然后自责,胆小鬼;说植野只会蛮横霸道;说川井一直以来就只是自我感觉良好罢了;说你才认识我多久不要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说局外人不要插嘴。

坐摩天轮的时候里面植野说

“我讨厌你
我说你坏话 对你恶作剧
因为我想让你离我远一点”

“每天不分场合地把笔记本递过来
无论什么事都只会说对不起
不论发生了什么都笑呵呵的”

她这种傻子一样的外露型坏人比起“嘤嘤嘤我什么都没做”和“你们在干嘛我先走了”反而让人心情更爽一点。

我也蛮烦小学时候的女主的,很一言难尽,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吧。就像迅哥儿弟弟的风筝,长大后向他道歉,他说我完全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呀哈哈。

然后她说
“因为我也讨厌我自己”



反正最后多少都洗白吧(虽然光看这110分钟我只觉得男主有变得善良和成长)评论说红毛在桥上打的一拳是因为自己以前也被欺凌过,植野是因为喜欢石田,奥斯卡川井在石田住院后,开始想博同情找同学一起着千纸鹤没人理最后一个人叠等等等等。

评论也有说是因为想传达一个大家都因为西宫这个弱听的残障的女孩子,逐渐正视自己逐渐改变自己逐渐成长逐渐不再逃避的故事。我觉得光看一次电影是没有。届不到届不到


小孩子对于事情的思考能力很弱,事态后果也是没有概念的,很多事情做出来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在想其实小孩子做出恃强凌弱的举动大多还是出于“戏精”心疼,想通过故意做出不好举动吸引别人的注意。
其实他们心里有自卑的成分。

开始的三分之一时间,男主整理好他的“一切”,被妈妈发现他想去自杀。
我眼泪一下子下来了,因为以前我跟我妈发生过对话一模一样的争吵。

“你这个不孝子”
“快说你不会这样做了”
“我错了,我不做了”
“不会去干嘛 说清楚”
“我不会去自杀了”

最后是我和石田一样,跪在地上哭着道歉了。
那是唯一一次我俩都在哭的争吵,也是唯一一次我哭着道歉认真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做错事都不会亲口说对不起,都是直接做事



直到最后十分钟前我还以为故事的主角是西宫,然后我突然意识到,围绕和展开的叙述和故事发展一直都是石田将也。是石田的视角,讲述的是石田的成长。
突然就好像明白了一点点。

突然就好像明白了一点点为什么石田会和西宫有共鸣:同样自卑,同样自责,同样曾经认真想着去死。

想去看一看漫画,电影只有110分钟,能传达的情感和隐藏在各个人物背后的故事都太少了。

比如为什么西宫后来只带一个助听器,因为小学被石田拽到受伤后,她的左耳从弱听变成了全聋。

这个电影中没讲到的细节我很吃惊,同时也觉得故事的趣味性更强了。


就觉一个电影传达的东西很奇妙了,他理论上来讲应该像我们进行选题:切入点要小,内容要深刻。不然容易变成泛而空的故事。他可以只讲一件事他也可以讲一大堆的事,他可以只讲一个人也可以讲许多的人,好的叙事者会把所有故事和人物串联,就像我们一直所学的,伏笔铺垫,让结局“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好的叙事者也会专心致志地把发生在这独一个的过程讲清楚讲透彻。

举个例子,社会学的对象是社会事实,是我们经历的习以为常的固有存在的,研究者所要做的是要么告诉你一些颠覆以往的新的视角发现,要么帮助使你对于这一事情的认识能够更加深入。

我想我作为观众看一次电影,在结束的时候能大致上看懂故事情节和发展原因,并且收获这两点之一,就已经很满足了。



今天很开心!

🏥医院
讲情况的时候太难为情了一直捂脸,也不敢和医生对视
“我们看病呢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可爱”

做测试钱不够,在充卡机前找了两次求现金。第二次发现钱不够开始跟服务人员耍赖,前面的小姐姐立刻“我帮你我帮你,等一下哈”“充100就够了吗” 用银行卡直接帮忙充了o(*////▽////*)q

做测试的医生姐姐也很温柔www
“拿着这个分析报告去找大夫就行了”

然鹅诊室老插不进去,一直在门口等着
不久之后有一个爸爸和女儿也拿分析报告,于是和我一起等。后来跟他们妈妈交接班
“你咋还没进去呢?”
“我挤不进去😭😭😭😭”

等的时候有个叔叔每次都跟我解释“我就进去问一句话就好了” 然而他也进去就被挤出来,后来他出来了还跟我说你快进去吧。

分析完报告开好药
“因为年纪小先开中药,要是吃了两三周没有效果就回来,到时候再给你开西药。”
看到价格觉得贵于是开始放空不听讲,感觉差不多了站起来就想开门走人
“这个药一天吃多少次?!”
“…嗯……三、三次??”
“每次吃几粒?”
“三颗???吗??吧??”
“对,3x3。不要忘记了。”


(下来买药到处问学校医保能保吗,说门诊不行,药可以报销。挤在人堆里问的时候和站旁边排队的叔叔聊天
“你说这个能保吗?”
“应该可以吧,我们都直接刷卡的,你们没有卡吗?”
于是问室友,她们说没卡就一个本本
“本本里应该也有钱吧,应该可以的”
“买次药好贵呀,一种药两百块。”
“两百就贵了?我们都一次四五百的”
“不过对你们学生来说的确是有点高了”)

🎬电影
看了昼颜的最后十五分钟
还没戴眼镜,跟瞎子一样全靠推理和瞎猜剧情。出门的时候

桐谷さんと一緒に出てきました
「いい映画ですね」と言うたら
「ええ、そうですねー」「でも、私が前に見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し...」

そうっやてトイレの入り口で話た...

真的很像桐谷先生啊这个叔叔哈哈哈哈,戴眼镜头有点点秃背着一个大大的包,穿的米色短袖和导演马甲。因为情侣们还在里面听片尾曲,我想上厕所就出来了,整个走廊就我俩顺路。自然而然地就开始聊天???

还跟我说,最后关于两个女性的对话很有意思,说我不恨你。蛮好看的

我想连中年男子都说好看,况且是这种题材的电影。我觉得蛮高兴的。

🏪永辉全场大促销啊,本来只想买个牙刷的。买牙刷柜姐还送了我一个牙膏???

买洗发水的阿姨也奋力推销,聊天聊着聊着还说了她才来工作两个月,用的这款洗发水,在手上直接给我试??说头皮吸收超好还不脱发。
不过全场八折还100-40的确便宜
我,我服🙏

帮忙称锅巴的时候因为不确定口味不同价格是不是一样的,一直在蹲上蹲下地张望。工作人员隔着太平洋对我说“价格都一样!一样的!”买好了站在旁边看山楂发呆,“美女”这样叫着拿走了我手上的袋子称了起来。

果然是因为促销大家服务态度都那么积极的吗?????

室友正好和朋友在旁边夜市吃夜宵,就一起到M记集合回寝室。三个人拼了一提份的老酸奶,一盒才1.8!!真心便宜5555

送给帮忙调节表带的小哥哥一盒

👨🏻🧑🏻这些当爸妈的真心皮,尤其小孩都上大学自由自在每天。唉我喜欢死他们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皮不过皮不过
真.说走就走的旅行✈️

性别权利

追求权利平等的前提是你得正视客观条件上的不同。

高中时候跟我爸讨论这个的时候,他说你得从客观层面上来辩证地看待,不能一味地从主观意见上。为什么搬运重物天生就应该我们男人来做呢?

因为男性天生的,在客观的生理性的层面上力量是强于女性(而且会精虫上脑)。
所以女性在这一基础上更容易受到伤害。

我不喜欢现在网上经常宣扬的一种观点。如果一个女人喜欢打猎和搬运重物,那你就好好干,但是你不要叫所有女人都不要采摘果实了,都跟你一起去打猎和搬运重物。

我也不认为把女性列为弱势群体是一件过于不妥的事——因为我也不清楚究竟应该把女性分在哪一部分(因为我有点觉得“将女性列为弱势群体”这一说法是在男权社会的大前提下提出的一个观点)——女性和男性在生理上的不同决定了在很多方面女性处于弱势的地位。比如力气,你很难打得过男的。

所以我认为女性是需要保护的。在追求自强不息,谁说女子不如男等等的氛围环境下,女性应该适当地寻求一下自己作为这种生理层面上的“弱者”所享有的权利。


现在在想,因为我的家长给我创造的环境和价值观是树立在一种较为正确的基础上的。他们教给我尊重礼貌客观的前提是其他人也是尊重礼貌客观的。

然而现实不是这样。现在这种层出不穷的状况下,在女人做好了她的采摘果子缝补衣服的事情之后,她们或许还得去搬运重物和打猎。(然而现在很多情况不仅是女性根本没有选择打猎的权利和机会,甚至采摘果实和缝补衣服的活,他们都喜欢找男人。)

而且现代社会的分工在职业上可以说是越来越明确,但在性别上也可以说是越来越不明确的。经济科技等等的发展,许多事情由以前(原始社会哈哈哈哈)根据性别的约定俗成的分工而变得越来越不那么“约定俗成”。人们也开始试着摒除一些偏见成见。但是无论是资本主义世界还是我们,从原始社会到现在男权社会时期占的是怎样一种比重大家都清楚。

女权主义其实也可以说是平权主义吧(我不清楚)但好像只要说一点中立的支持女性要求权力的话都会被塞到田园女权里面去,路人的blx程度和尬黑能力我真的算是见识到了,十分强大,可以说无敌。

但是性别这一属性一直是一种很妙的东西。它是人与人之间进行互动所出现的最直观的一种判断(性别和人种)这种事情没有办法的,没有人可以做到真真正正的站在客观的上帝视角看待你的对象。

社.科很多理论,可以说是99.5吧,都是男性提出的。女性的功劳不是被轻视了就是被忽略了。举个例子吧,晚近社会学家们逐渐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为了防止被后人骂有些老师们会特意注意两性的不同,谈一些区别。然而性别这个问题一直是一种分歧,没有一种清楚明白有可靠论据的观点表明,性别必须成为分析一件事物的因素,分界点,差别处。
(或许对于其他很多方面——比如宏观微观结构行为等等来说,同为人类的这一认知盖过了男女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