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没错

AsmotheredLoaf
少说话
小裴真好看

性别权利

追求权利平等的前提是你得正视客观条件上的不同。

高中时候跟我爸讨论这个的时候,他说你得从客观层面上来辩证地看待,不能一味地从主观意见上。为什么搬运重物天生就应该我们男人来做呢?

因为男性天生的,在客观的生理性的层面上力量是强于女性(而且会精虫上脑)。
所以女性在这一基础上更容易受到伤害。

我不喜欢现在网上经常宣扬的一种观点。如果一个女人喜欢打猎和搬运重物,那你就好好干,但是你不要叫所有女人都不要采摘果实了,都跟你一起去打猎和搬运重物。

我也不认为把女性列为弱势群体是一件过于不妥的事——因为我也不清楚究竟应该把女性分在哪一部分(因为我有点觉得“将女性列为弱势群体”这一说法是在男权社会的大前提下提出的一个观点)——女性和男性在生理上的不同决定了在很多方面女性处于弱势的地位。比如力气,你很难打得过男的。

所以我认为女性是需要保护的。在追求自强不息,谁说女子不如男等等的氛围环境下,女性应该适当地寻求一下自己作为这种生理层面上的“弱者”所享有的权利。


现在在想,因为我的家长给我创造的环境和价值观是树立在一种较为正确的基础上的。他们教给我尊重礼貌客观的前提是其他人也是尊重礼貌客观的。

然而现实不是这样。现在这种层出不穷的状况下,在女人做好了她的采摘果子缝补衣服的事情之后,她们或许还得去搬运重物和打猎。(然而现在很多情况不仅是女性根本没有选择打猎的权利和机会,甚至采摘果实和缝补衣服的活,他们都喜欢找男人。)

而且现代社会的分工在职业上可以说是越来越明确,但在性别上也可以说是越来越不明确的。经济科技等等的发展,许多事情由以前(原始社会哈哈哈哈)根据性别的约定俗成的分工而变得越来越不那么“约定俗成”。人们也开始试着摒除一些偏见成见。但是无论是资本主义世界还是我们,从原始社会到现在男权社会时期占的是怎样一种比重大家都清楚。

女权主义其实也可以说是平权主义吧(我不清楚)但好像只要说一点中立的支持女性要求权力的话都会被塞到田园女权里面去,路人的blx程度和尬黑能力我真的算是见识到了,十分强大,可以说无敌。

但是性别这一属性一直是一种很妙的东西。它是人与人之间进行互动所出现的最直观的一种判断(性别和人种)这种事情没有办法的,没有人可以做到真真正正的站在客观的上帝视角看待你的对象。

社.科很多理论,可以说是99.5吧,都是男性提出的。女性的功劳不是被轻视了就是被忽略了。举个例子吧,晚近社会学家们逐渐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为了防止被后人骂有些老师们会特意注意两性的不同,谈一些区别。然而性别这个问题一直是一种分歧,没有一种清楚明白有可靠论据的观点表明,性别必须成为分析一件事物的因素,分界点,差别处。
(或许对于其他很多方面——比如宏观微观结构行为等等来说,同为人类的这一认知盖过了男女的差异)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