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没错

【锤基】《他是龙》电影AU 勇士Thor/龙族Loki NC17 共9章 已完结HE

干了这杯洁厕灵!:

《他是龙》


配对:Thor/Loki


设定:勇士Thor 龙族Loki,俄罗斯电影《他是龙》AU


分级:NC17 


字数:2W3 共9章


结局:HE,总体傻白,情人节甜饼XD


警告:发情期,结局透露生子,请注意雷点。


简介:22岁的处男/处龙基被自己抢来的勇敢帅气飒爽温柔强壮的维京汉子锤所打动,从此一人一龙坠入爱河【如此简单粗暴。


01


Thor在一片阴冷潮湿的洞穴中醒来。


他大概是昏睡了很久,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时间,更不晓得现在身在何处,脚下是一片废墟,抬头是被悬崖峭壁包围的深蓝夜空。


这就是传说中龙族的居住地?Thor以为这儿会有皑皑白骨,但是却比想象中平静得多,地上的无非是几件女性的衣服与首饰,在年代的洗刷下,还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但是Thor并不害怕,他父亲是消灭巨龙族群的勇士,他也继承了父亲的血脉,并从小在父亲杞人忧天的悲观想法下接受猎龙训练,他年轻力壮,勇敢无畏,是天生的勇士。


他曾经以为龙的种族早已在二十多年前灭绝,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今天是他们国家为了纪念当年的勇士而举行的一年一度的猎龙日,Thor作为国内最年轻最勇敢的年轻人,担任了祭祀的重任,在龙之歌响起时点燃猎龙的火把,完成祭典。


Thor一直很期待一年一度的华丽祭典,今年他身为主角更是非常开心,但是当他点燃火把后,却发现今年的活动有些与众不同。


一股狂风夹杂着雨雪袭击了港口,现在正是炎热的夏季,火把却被这股莫名的寒风吹灭,已经有村民望着天空尖叫,湛蓝的空中被一个突然出现的身影覆盖,Thor迅速地扔掉火把,拿起长枪,在长久以来的教导下,他得知巨龙都是迟钝而愚笨的生物,大概很好攻击,但这头龙是如此敏捷和狡猾,如鱼得水地在天空中徘徊,士兵们掷出的长枪在龙灵巧的躲避下根本没有碰到,还有几根因为龙发散出的寒流,瞬间被吹入了河道。


只有Thor的那根长枪准了一点,堪堪擦过巨龙的爪,漆黑泛着墨绿的龙发出一声怒吼,整个港口都被可怕的龙吼环绕,震得人完全无法作出下步举动,Thor头晕脑胀地坚持着站起来拔出剑,打算在龙俯下身攻击时给他一刀。


没想到龙改变了战略,刚要撞上人群时突然起飞,Thor的宝剑随之脱手,龙锋利的双爪突然扣住Thor的后腰,几下腾空就带着驯龙的勇士逃走了。


Thor极尽所能地挣扎,无奈地是龙的鳞片比兵器还要硬,而黑龙似乎已经受够了Thor在下面不听话的挣扎,在高空中猛地把Thor摔了下去,又在Thor几乎摔死时抓住他的身体,反复几次之后,Thor终于因为坠落和高压完全昏死了过去。


在这个纪念猎龙的祭奠上,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灾难降临——龙如同多年前一样叼走他们的重要的人,不同的是,以前被叼走的是公主,而现在是勇士。


 


现在该怎么办,Thor坐在洞穴底下思索,坏消息是他现在恐怕已经被困在了龙的岛上,作为怪物的食物储备;好消息是,他距离猎龙更近了一步,他从小到大被要求杀死的龙就在这里。


Thor不会坐以待毙,他仔细观察着悬崖峭壁的走向,脱下为了庆典穿上的华丽衣饰,洁白的外套已经被龙爪和淤泥弄得又脏又破,Thor撕破它甚至没什么负罪感,他把外套绑成粗壮的短绳索,勾住峭壁吐出的石头,爬了几步就再度跌进了泥巴里,金发男人叹了口气,随手扯了块布条,绑住临行前如波浪般柔顺地垂到肩头的金发,脱下紧绷的上衣,把母亲送给他的真皮靴子也脱掉了,只穿着一条脏裤子就开始爬行。


脱掉了那些碍眼的东西后,Thor爬行的速度越来越快,他本来就善于攀爬,又在Odin的指示下练了很多,不到十几分钟,他的手已经抓上山洞的外岩,一个用力就让自己跳了出来。


山洞的外面是更大的山洞,他走了几步便看到眼前明媚的月光,他果然被带到了属于龙的岛屿,这里简直荒无人烟,目之所及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更别提那头显眼的龙了。


龙大概是外出了吧?Thor疑惑地在山洞中穿行巡视,想找到关于龙的讯息或者趁手的武器,但是在这纯自然的山洞中,他几乎走得要迷路了,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正当Thor打算放弃,想去海边捕鱼时,他发现了一团毯子。


那是在山洞的尽头,一团看起来很温暖的毯子似乎包裹着什么,还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一只白皙的脚从里面伸出,看起来是个活人。


Thor根本没想过自己会在龙的洞穴里遇到幸存者,他大喜过望,迅速地跑了过去,快乐来得太多,他早已忘记了日常交往的礼节,忙不迭地掀开了绒毯。


里面的人似乎一瞬间就被吓醒了,有着半长黑发的绿眼青年用力把Thor推开,惊惧地往后退却发现身后退无可退。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Thor从地上爬起来,被突然袭击导致他的屁股撞在石头上痛得要命,但此时也顾不上生气,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腕。


这换来了黑发青年更为疯狂的挣扎,他的手指按在Thor脖颈上,似乎是想把他掐死,但是Thor的肌肉太厚实,根本起不了作用,他刚打算做出最后的挣扎,Thor就急忙退开了。


想来是刚刚吓到了这位幸存者,Thor低着头直视那双充满敌意的绿眼睛,换上他最温柔的嗓音和对方谈话,“我保证不会伤害你,我叫Thor,来自阿斯嘉德,是猎龙的勇士。”


黑发青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脸上的敌意仍然没有丝毫消退。“你叫什么名字?”Thor询问道,对方长久都没有回答,似乎是在犹豫什么。


正当Thor以为那个人其实是哑巴时,对面的人开口了,“Loki。”他轻轻地说,那口音低沉而冷静,听起来不像是阿斯嘉德人。


“你是怎么过来的?”Thor在Loki面前坐下,这样亲切的样子大概能减少对方的敌意,“是和我一样,被龙抢来的吗?”


Loki没有回答,只是紧了紧身上的毯子,看起来他并没有穿衣服,Thor决定等会儿一定要给他找一件能穿的东西。


“我觉得龙大概是想吃了我吧,刚刚好不容易才爬出来呢,”Thor笑着自说自话,“你看起来在这里呆了很久了,难道是龙的奴隶?”


Loki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你过来多久了?没想过要逃跑吗?”Thor同情地望着眼前的青年,心里加倍地怨恨那头狡猾的黑龙,怎么能这样随意囚禁人当做奴隶或食物使用。


“不记得了,我从出生起就在这里了。”Loki眨眨那双绿眼睛,他说得这句话的确是真话。


真可怜,Thor叹了口气,郑重地做出承诺,“你放心,我是从小接受训练的勇士,一定能杀死龙,把你带出去的。”


Loki摇了摇头,“龙很强大,你无法打败他。”


“你要相信我,我会带你出去的。”Thor冲他保证地笑笑,却发现Loki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可能是龙的强大给Loki造成了什么心理阴影了吧,Thor巡视着Loki露出来的身体,想看看他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可怖的伤痕。


但是黑发青年除了较常人相比略有削瘦外,白皙的皮肤十分完美,没有任何经年累月的伤痕,这时候Thor看到了Loki的左腿,“你的腿受伤了。”


Loki疑惑地低头看,发现小腿上果真有一道细长的划痕,但是伤口并不深,他也从不在意这些,“没事,以后会好的。”


“那可不行!”Thor起身,不由非说地拉住了Loki的脚腕,也不管对方的挣扎关注着那条擦伤,“这种潮湿的环境很容易感染,你的伤口会发炎的。”


“发炎?”Loki疑惑地望着Thor,Thor无奈地摇了摇头,“发炎就是伤口恶化,很多战士都因为这个而死。还好你的伤口不深,等我一下,我去看看附近有没有草药。


不出十几分钟,Thor就回来了,他把手中端着的石板放在地上,上面有一团被碾碎的药草,“我父亲教我的,有些植物可以治愈伤口,把腿给我。”


Loki僵了很久一会儿都没有伸腿过去,导致Thor只好再度拉住他的脚腕放在自己膝盖上,小心翼翼地给他上药。


“你想不想逃走?”Loki抬起头,望着专注于处理他伤口的Thor,Thor果然停住了,“你知道逃走的方法?”


“很多船在这个小岛触礁,你可以在里面找一下还可以航行的。”


“你真是帮大忙了,”Thor拍了拍Loki的肩膀,“等我给你抹好药,我们一起去看看。”


 


02


 


两个人穿行在狰狞的山洞中,Loki似乎很认路,带着Thor走了一阵,就到达了一片视野开阔的地方,前面是小岛漫长的海岸线,形似骨架的礁石旁果然停着几艘旧船,此时太阳已经出来,阳光洒在沙滩上非常美丽,Thor不由得大笑起来。


“快去看看,离开这里。”Loki催促道,但是Thor只是看了看船并没有上前,“我肚子饿了,去弄点鱼吃,顺便也给你弄点。”说着豪爽的金发男人便在海滩上挑拣树枝,到岸边捕鱼去了。


Loki裹着毯子坐在沙滩上,看着人类认真捕鱼的身影。


他真是个麻烦。


Loki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咒骂这个愚蠢的勇士,自己都如此善良地放他一条生路,还赖在岛上磨磨蹭蹭。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Loki自己把这个人类带回来的。在这座岛上并没有Thor所期望的龙,因为龙就在他的身边——Loki有人形和龙形两种形态,他从小被族群遗弃在这座祖先的岛屿上独自生活,跟着人类的书籍学习了一些语言和一点知识,白天打渔吃东西,晚上睡觉,他早已掌握了控制自己切换的能力,偶尔还会化作龙身飞向天空,感受书中记载的美丽云朵和彩霞。


Loki从没想过要离开这里,这是他的家,而且他虽然看了不少人类的读物,却无法在人群中生存——他好歹是龙,人类在他看来只是猎物罢了,很难忍住自己吃掉他们或者杀戮的能力,尤其是龙嗜血的本性。龙族的繁衍即是把人类放上祭台,用龙最擅长的能力刨开他们的胸膛,完成祭祀后将会拥有一个孩子,古往今来,已经有很多龙控制不住自己渴望子嗣的本性,从村落中抢走出嫁的新娘或送给他们的献祭者,在祭祀台上杀死了一个又一个人类。


Loki讨厌他们野蛮的做法,因为从小没有同族的教导,他的思维不像是普通的龙,更像是人类,非常反感龙族血腥的繁衍方式。一开始,Loki还未成年,生理需求还不那么旺盛,每当炎热的夏季,用于庆典的龙之歌在海岸响起时他便把自己关在裂缝里躲藏,拒绝自己掳走什么人的粗暴行径。这之前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他今年已经二十二岁,达到了龙族成年的年纪,在本能的热度和龙之歌响起的双重折磨下,他没能进入裂缝,而是丧失了一切理智。


当他反应过来做了什么时,自己已经抢来了一个用于繁衍的金发男人,扔进了囚禁的洞穴。


必须快点送走他,夏季还未过去,Loki不知道下次本能来袭是什么时候,他会像祖先一样杀死这个人,并通过最血腥的方式获得子嗣,Loki不想这么残忍,而且他也不是完全善良地想救这个男人,拒绝繁衍的原因更多的是在于他讨厌小孩。


但要送走这个男人也需要等明天了,Loki因为失控的飞行累的动都不想动,找了个小角落裹住毯子就睡了过去,当他醒来时,那个金发男人已经醒了并爬出来与他会面。


此时的海滩上,Loki一边发呆一边叹了口气,望着海滩上堆得鲜鱼已经越来越多,一大堆鱼在阳光下跳动着,晃得Loki眼睛发痛,看来那个人类似乎已经捕鱼上瘾了,“够了,两个人吃不掉这么多。”Loki打断了Thor的游戏。


Thor羞愧地擦了擦脸,“一捉起来就忘记停下了,没事,也可以晒干后吃。”他在沙滩上席地而坐,找了一片锋利的石片,开始处理鱼的内脏,也不管Loki不加入他做饭的队伍,在干燥的沙子里支起烤架,开始烤鱼。


Loki拿走了一条熟透的烤鱼,慢慢地啃着,看着一旁狼吞虎咽的Thor皱起了眉头,“快点吃完就去查看船只。”龙的领地意识很强,让Thor涉足自己的岛屿已经是Loki的极限了,他有好几次都恨不得把Thor踹下海,让他自己游回去。


“你真心急,”Thor吃完了第五条烤鱼,终于满足地用海水洗了洗手,开始查看那些被冲过来的老船。


为了历练与龙在海中搏斗的能力,Thor之前做过小半年水手,对船只的构造略知一二,他开始修补,把这只船的桅杆装在那只上,收拾好一大块碎掉的帆布,拼拼凑凑之后,一个可供海中航行的小船终于初具雏形。


Thor累极了,躺在了沙滩上观望着自己的新船,Loki仍然坐在阴影中注视着他。


“谢谢你的帮助。”Thor感激地说。


“我没帮什么忙。”Loki从没被人感谢过,不自在地搓着毯子一角,沙滩很热,他已经把毯子围在了腰上。


“你平常都这样吗?”Thor扯了扯Loki围着的毯子,即使是不怎么知道人事的Loki也有种莫名被冒犯的感觉,他紧紧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嗨,我不是要惹你生气,”Thor拍拍Loki紧张的小臂,“我母亲Frigga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裁缝,等我们出去后,我让她给你定做最好看的衣服,你长得这么好看,也要有得体的衣服才行。”


Loki抱住了膝盖,“我又不跟你走。”


“啊?”Thor瞪大了眼睛,“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离开这里吗?”


“我没答应过啊,”Loki烦躁地拍开Thor的手,“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吧?我要留在这里。”


Thor从沙滩上坐起来,吃惊地瞪着Loki,“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这儿可有吃人的龙啊,你难道喜欢龙吗?”他心中突然构造出一个公主与龙的故事,被掳走的Loki最终和龙陷入爱河——这实在太奇怪了。


“我不喜欢龙,但我要留在这里。”Loki认真地说,“这是我的家。”


Thor快速地打断自己越想越歪的思路,仔细思索起来,他的确不能强求Loki离开从小生活的地方,金发男人如同撒泼的大型犬般在沙地里滚了滚,最终看到Loki冷漠的脸,不由得同意了Loki的想法。“那我就自己走吧,以后还可以过来看你。”


“不需要,我自己过得很好。”Loki说。


“你哪里过得好了?”Thor同情地望着他,“你连房子,自己的卧室都没有,晚上睡在山洞里一定很不舒服。”


“我不需要房子,就喜欢住山洞!”Loki倔强地说,那样子在Thor看来十分可爱,同时不由得生出更多怜悯之心,这小家伙实在太可怜了,就连床的温暖都没有享受过。


“人类都有很温暖的床,很好看的衣服,”Thor劝他,“我可以离开,但是在那之前,我至少帮你整理出一个住处,你那样会得病的。刚刚我收拾船的时候看到很多行李,我们可以打开看看,帮你找出可以用来生活的东西。”


“我不需要床,”Loki烦恼地捂住了脸,这个人简直太喜欢多管闲事了!“如果让你整理完,你就会走吗?”


“我保证!”Thor诚恳地说,“如果让我就把你扔在这里,我不会离开的。”


“好吧。”Loki翻了个白眼,裹住腰上的毯子,走进了水中,“还在等什么,你最好快点弄完,小心龙把你吃掉。”


Thor拍了拍Loki单薄的肩膀,“没事,如果龙来了我会保护你的。”


人类都是这么天真又烦人吗?Loki已经在脑中脑补了几百种自己化身为龙,把Thor打死的画面,却也被那善意些微感动了一点,就当是做好事做到最后吧,黑发男人叹了口气,跟着Thor来到海中搬运那些沉重的箱子。


 


03


 


时间已经到了正午,阳光毒辣地照耀着他们,Loki不耐烦地把东西搬进洞穴,他选了山里一个中部的山洞,这样Thor能更快地完成他的进程,在金发男人惊人体力的协助下,到了下午他们已经搬好了所有东西,Thor打开箱子收拾出能用的东西,把织锦挂在山洞里晾晒,帆布放在外面,能在晚上阻挡住海上带来的寒风。


Loki坐在新毯子上观察那些人类玩意儿,之前的书籍和用具都是龙族聚居地的,他从来不屑于在人类的东西中翻来翻去,既然他能在天空翱翔看得更高更远,谁会在埋身与船的尸骸中乱找呢。


现在他倒是有些动摇了,他打开一卷羊皮纸地图看得入神,才发现无论他飞的多高,自己位于的始终是一个小小的世界,Thor看他看得入神,也冲过来给他讲解各个国度的风俗和趣事,Loki听得很入迷,他很聪明,不出一会儿已经在Thor的耐心解释下理解了自己这片海域的位置。


“等你乘上船,很快就可以到达外面的海了,”Loki说,“不过这片海域被迷雾遮挡,需要双方都有爱才能穿越迷雾。”


“应该是我父亲来找我,他很爱我。”Thor想了想说。


“那挺好的……”Loki抱住了膝盖,继续看着地图发呆。


“别看啦,”Thor把他从一团毯子里扯出来,“我找到几件你能穿的衣服,快去试试,找出你喜欢的。”


Loki不情愿地拿起那几件布料,到了被轻纱围住的另一边,他的确是第一次穿这么正式的东西,对他来说再华丽的衣服也没什么必要,既不方便活动,也容易在下次变身时变成一堆废布,为了方便,他一般都是穿上简单的裤子或者用布料围住腰部,反正这座岛上也不会有其他人。


一件墨绿色镶嵌着金线的衣服引起了他的注意,龙大都喜欢金色闪亮亮的东西,Loki拿过来在身上比划了比划,Thor拿来的一盏铜镜能让他看清自己的样子,他便摸索着套上这件有点修身的长袍,把半长不短的黑色卷发整理到身后去,从纱帐后走了出去。


黑发青年的气质尤其适合墨绿色的衣服,金丝织成的花边和他的绿眼睛在夕阳下闪闪发亮,异国情调的服饰很适合他这个充满都是神秘感的人,Thor看到他有一瞬间的呆滞,Loki还以为自己的样子很可笑,差点想扔掉衣服,没想到Thor很快就发出了一声赞叹,“你真的很美,”他的真诚打断了Loki的疑虑,“很适合这个。”


Thor走上前来,把Loki后颈的头发搭在肩头,“后面的扣子没有扣上。”Loki懵懂地点点头,他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人类要把用于遮蔽的布料做得如此复杂,Thor的手指划过Loki的腰,帮他把身后深海珍珠做的纽扣扣好。


这件衣服大概是某种礼服,背后有十几颗扣子,就算是Thor也未必掌握好自己穿这件衣服的诀窍,他整理了一下Loki肩膀上的衣褶,黑发青年似乎已经穿惯了清凉的衣服,都没发觉背后的扣子一直开到了腰线,再蔓延就要看到臀缝了。


Thor咽了口口水,像个绅士般细心地帮他挨个扣好纽扣,Loki不耐烦地扭来扭去,终于在Thor完成后迅速地跑开,通过水盆观察着自己的样子。


“还是挺奇怪的。”Loki在毯子上转了一下,衣服的下摆飘动了一下,露出他的膝盖和赤裸的脚,Thor把另一件扔给他,“得搭配着裤子穿的。”


“热。”Loki抱怨道,放下了衣服丝毫没有继续往身上穿的意思,打开下一个箱子开始继续研究里面的东西。


他应该穿上双鞋子,Thor盯着Loki暴露在外的白皙脚踝,总怀疑地上的石子会弄伤他,可惜沉船上的鞋子大都被海水浸泡了很久,已经不能穿了,Thor转身钻入了洞穴深处。


“你去哪儿了?”过了好一会儿Thor才走回来,Loki发现他大概是回到了最初的洞穴,拿回了自己的鞋子衣服,那件已经拧成绳结的皱巴巴的外套已经没得救了,Thor把上衣勉强整理了一下穿上,白衬衣还能多少显出当时那细心的缝纫。


“我母亲非杀了我不可,这是她最喜欢的衣服了。”Thor皱着眉头说,很快就在Loki略显失落的脸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他赶紧转了话题,“这个也是我母亲送给我的。”他把那双精致的皮靴递给Loki,在上来的路上他已经擦干净了,此时新皮鞋发散着牛皮的淡淡醇香,Loki好奇地拿着把玩。


“送给你了,发现你总是不穿鞋子。”Thor笑了笑,拿起一只鞋坐在地上,拉松咖色的鞋带,又拉过Loki的一条腿,帮他穿上鞋子。


Loki双手撑在背后,好奇地看着Thor送给他的新东西,穿好一只后就听话地把另一只脚递过去,Thor帮他系上鞋带,捏了捏脚后跟,Loki的脚比他小一点,但还勉强能穿。


刚得到新鞋子新衣服的年轻人站起来转了一圈,Loki发自身心地觉得有点开心,从书本上了解的知识总是比不过亲眼所见,而且他像所有天生储物癖的龙一样,很喜欢漂亮的东西。


“我看起来像个人类吗?”Loki笑了起来,他又转了一圈,墨绿色的下摆盖到他的小腿,和靴子间留出一点白皙的肌肤,让Thor看得入神。


“很像,你就像个贵族。”Thor坐在地上握住他的一只手。


Loki笑了起来,“书中说那是人类中非常高贵的种族,我就当这是夸奖了。”


“贵族Loki先生,”Thor转了个姿势,装模作样地吻了吻Loki的手背,“Thor向您问好。”


Thor的脸突然烧红,还怀疑自己的玩笑是不是太过了,但没想之后Loki的笑声更大,笑容也更加自然了,黑发青年很快就放下了那股装腔作势的贵族模样,倒在一团温暖的毯子中大笑,Thor拍拍他的后背,把毯子移开,继续装点着这片洞穴。


 


当Thor干完所有活儿后,太阳已经下山了,作为一个辛勤的工人他真该给自己的工作打个满分,不出一下午,空无一物的洞穴便完全换了个样子,在素色纱帐的笼罩下,有一张用多层被褥堆积出来的大床,虽然没有床板但是却柔软又温暖,上面摆了几个纹样华丽的靠枕,地面上铺着一层又一层的羊毛地毯,洞穴另一端摆了不少小物件,洞壁上已经挂上了一副风景画和铜镜,壁灯里装了鱼油,燃出忽明忽暗的温暖亮光,Thor把一束刚刚摘来的野花放进水壶里,放在Loki的床边,等待着他的归来。


Loki带着野果回来时,明显有点被吓到了,这儿看起来就像个人类的家,他把竹篮递给Thor,在洞穴中转悠着欣赏人类的东西。


“不错吧?”Thor啃着水果,等待着Loki的夸奖,没想到对方早已被这个新家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左看看右看看,最终爬到了床上,挨个搂住抱枕又换上下一个。


Thor被他这个动作取悦了,看着Loki抱完每一个抱枕,他才跟着坐到床上,从床边的矮柜上抽出两只不同的酒杯和酒瓶,递了一只给Loki,“喝点酒吗?”


Loki同意了,他坐在床上品味着酒水,望着用于取暖的火盆中燃烧的木柴,Thor喝了一杯坐到了他的身边,亲昵地搭住Loki的肩膀,不由得哼唱起来熟悉的小调。


“这是什么?”Loki转过头,认真地问他旋律,Thor又喝了一口酒,“只是一些不入流的情歌。”


“很好听,唱大声一点。”Loki捧着酒杯,因为酒精他的脸都被染上了一丝红晕,Thor差点看呆了,几乎要凑过去吻他一口,又连忙转过头去望向远方天空,为了转移注意力似得引吭高歌,Loki在他一旁笑得趴成一团,嘲笑他一被人夸奖马上唱得糟糕起来。


Thor泄愤似地把他从床上拖下来,“我的专长不是唱歌,一般都是Fandral在唱个不停,别笑了,我教你跳舞。”




04


http://ww1.sinaimg.cn/bmiddle/e999f3fbjw1f0z34u7004j20c831mnfk.jpg




05


http://ww4.sinaimg.cn/bmiddle/e999f3fbjw1f0z34y95k3j20c83z7qu7.jpg




06


http://ww1.sinaimg.cn/bmiddle/e999f3fbjw1f0z3519e1kj20c822rk5n.jpg




07


http://ww3.sinaimg.cn/bmiddle/e999f3fbjw1f0z353eyl3j20c8375qm7.jpg




08


 


Thor很想回去,他至今记得那双绿眸子冷漠下的心碎,哪怕给他一艘船,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回到Loki的身边。但是Odin把他关在了囚室中,别说去找Loki,自由都是痴人说梦。


在第五天的深夜,Odin终于前来探望,这位年老的长者仿佛几天间老了几岁,Thor的双手扣住囚牢的栏杆,质问他父亲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


“龙给我们带来了严重的伤害,我不可能放任你回去。”Odin摘下他的金属眼罩,那边眼眶中只剩下空洞的伤痕,这就是上次猎龙给这位英雄留下的印记。


“Loki不一样,他很善良……”Thor为了自己的伴侣辩解着,他明知道这种解释没有任何效果。


“你已经被他的表象迷惑了,要不是我凭借上次的经验,带着人找到了荒岛,谁知道你会如何惨死!”


原来如此,Thor想起他的父亲在年轻时连年征战,甚至在龙族聚居地爆发了战争,所以才对Loki的小岛仍有印象,找到了自己。


并不是自己把他们引来的,Thor多少感到了安心,可惜的是Loki并不知道,他一定以为自己蒙骗了他,被伤透了心,Thor蹲在监牢中,头一次用一种不那么尊敬的眼神望向他的父亲。


儿子对自己怒目而视,但并不能动摇Odin的意识,“我不马上出兵消灭掉那头恶龙,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你必须尽快忘掉他。”


Thor深深咆哮了一声,“你难道就想把我关在这里一辈子吗!”


“不,你会获得自由的,”Odin颓败地叹了口气,“我已经安排了你和爵士女儿的婚礼,几天后你们便会成婚,婚姻能更好地绑住你。”


金发男人愤怒地砸向牢房坚固的栏杆,然而Odin只是转身离开,留下他固执的儿子在牢房中发怒咆哮。


 


爵士家小女儿的婚礼就在十天后,清晨,士兵们把浑浑噩噩的Thor从牢房中接出来,Frigga表情复杂地给他穿上婚礼用的盔甲,这是很早前她就为自己心爱的儿子准备好的,银白色的盔甲上用黄金镌刻着精美的花纹,艳红色的皮肤从他的肩头垂下,显现出男人健壮完美的身形,除去Thor那消沉的表情,他看起来就像一位尊贵的王子。


在Odin的安排下,一路人都有士兵盯着他,Thor无处可逃,直到被放上一艘小船,加上精美的武器,珍珠和黄金,在圆形的湖面中飘荡。


这是阿斯嘉德的习俗之一,只有地位高的人才能享用,男性会被放上小舟,像第一代猎龙者一样孤身一人,滑着船达到心爱之人的岛屿。


不是每个新郎都会划船,所以女孩那边会让她的哥哥们拉动船上挂着的绳索,Thor顺着他们的牵引,在小舟上平静地躺着,直到自己身后已经远离Odin的控制,他突然坐起。


Thor先是抽出Frigga放在他船上的匕首,迅速切断了他让牵引的绳索,然后伸手拿起船上用于装饰的银桨,一个起身导致不少珍贵的珠宝落入水面,但是他根本没有介意,迅速地在水中掉离船头,朝着与新娘的相反方向驶去。


在前几天的夜里,他早已提前与Fandral说好,此时这个好兄弟已经偷偷溜到其他人身后,打开了通往大海的码头大门,Thor不顾两岸的疑惑的呼声,迅速地驾着小舟驶向海洋。


Odin愤怒了,他让其他士兵驾船去追,毕竟Thor所坐的只是用来祭祀的小船,航行能力极差,战船一定能追上的。


而Sif则在他们背后偷笑,在昨天,Volstagg灌醉了所有守卫的士兵,她和Hogun偷偷用绳索把所有士兵的船锚都串成了一串,至于之后追责,谁管那些呢,他们愿意为了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的幸福而奋斗。


爵士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正打算下达对Odin家族的处置,正待出嫁的小女儿却握住了父亲的手,“Thor是为了我去孤岛独自猎龙,等他带回龙甲,再来完成我们婚礼。”然而她心里绝对清楚,金发男人会一去不返,因为前天夜里她便早已和自己的未婚夫沟通好,两人各取所需,粉碎这场无爱的婚姻,贵族的骄傲和丰富的学识,让她宁可变成寡妇也不想做用于交换名誉的联姻工具。


所有人望着金发勇士身着纯白色的战甲,凭着那只小舟安然无阻地驶过码头,进入了一望无际的海洋中。


 


Thor凭着对航海图的记忆在海中航行,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到达那片迷雾。这艘仅供庆典使用的小船只有一人大小,简陋到没有船帆,他只能手动划桨,加快船的速度。


从清晨到中午,从中午到傍晚,船上既没有水,也没有食物,Thor咬了咬干涩的嘴唇,不时地怀疑自己是否远离了航向,饥渴加上一直不断的划船透支了体力,还有之前在牢房度过的湿冷的夜晚,导致他现在越来越力不从心,最终不得不放下桨,躺在了小船上。


他的确极度疲乏,却从没感到如此自由与快乐,他大笑着,冲着天空唱起熟悉的情歌,傻兮兮地大声呼喊Loki的名字,金发勇士又累又困,迷迷糊糊地对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倾诉自己的爱意,直到一股浓重的迷雾突然飘散到他的眼前,大海微微地震荡着,船周围的水波就像有了生命般绽放开来,颤巍巍的小舟不用划行也能迅速地前进,空气带上一股冰雪的清冷感,浓厚的迷雾合拢又被急行的小舟冲开,轻纱般地温柔地笼罩着已经累得昏睡过去的金发男人,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被金色的阳光所点燃,每一片海浪都隐约映出天空中的影子。


那是一个黑色的龙影,矫健,灵巧又优美,来自这片海域最后一头龙。


 


09


 


Thor在小舟中醒来时,天色已经从红色转为青色,他发现自己已经搁浅,急忙爬起来——这是个熟悉的地方,还有个熟悉的人在那儿等他。


黑发青年依旧穿着那件墨绿色的长袍,精致的衣服已经有些破旧,他的头发被海风吹得有点儿乱,正站在岸边,犹豫地徘徊,脚上Thor送给他的那双皮鞋在沙滩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看着沙地上那圈圆形的痕迹,他已经徘徊了很久了。


Thor从船上下来,涉水前行的声音打断了Loki的动作,他转过头来,望着身穿银甲的金发男人。


“你是来杀我的吗?也许人类间的婚姻需要猎龙作为信物。”Loki早已在天空中看见了那场婚礼,此时望着Thor的脸好奇地问道。


“不是的,”Thor摇摇头,“你怀疑我会杀了你,又为何要给我带路,把我引到你的岛屿?”


Loki沉默着,直到Thor走上前来,把自己深深地拥入怀中,金发男人像捧着一件珍宝般缠住他的身体,双手移动到那削瘦了的苍白脸颊上,在上面落下郑重的亲吻。


“阿斯嘉德有一种婚礼习俗,男性会被放上小舟,像我的祖先,最初的猎龙者一样孤身一人,滑着船达到心爱之人的岛屿。”Thor微笑着蹭蹭Loki的脸,“就像我现在这样来到你的身边。”


“可是我没有……”Loki的双手仍搭在Thor的胸甲上,不知道要不要推开对方。


“你爱我,”Thor坚定地说,“你跟我说过,只有彼此有爱才能冲破迷雾。”


这是作弊,Loki暗自想着,在心里辱骂这个大个子的愚蠢,要不是Thor在大海中迷失了方向,很有可能渴死在船上,他才不会引来海浪,带来迷雾为他导航,把这个迷路的傻瓜带回自己身边。


但是事到如今,他什么都不想说了,黑发青年把脑袋埋在Thor的肩头,嗅着Thor肩头海风的气息,金发勇士一弯腰就把他抱在怀里,他们一起走向那个装饰好的洞穴,从现在开始,那是他们的家。


 


六年后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金发绿眼的小男孩把抱枕扔到了一边,无声地反抗他的父亲。


Loki还侧卧在床边发呆,被他的孩子打断了,不由得挑起了眉头。


“故事里的勇士就这么消失了?这多可惜啊!”小男孩打了个哈欠,被Loki抱进了怀里,一脸不甘愿地跟他父亲抱怨,“等我长大,我也想成为猎龙的勇士!”


“那你也你想打我吗?”Loki拍了拍孩子的小屁股,导致小男孩在他怀里不满地哇哇大叫,每次教导孩子都让他心力交瘁,这孩子无论是想法还是破坏力都与某个人如出一辙。


“龙有很多种,分好的龙和坏的龙,”Loki解释道,“对于造成危害的恶龙,的确需要管制,而对于只想安心生活的好龙……”


“就需要好好爱护了。”洞穴的那头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大声回复,金发男人带着一堆行李从通道里钻出来,把大包小包放在地毯上,凑过去吻了吻Loki的脸,又把他们孩子也举了起来。


“我们该出发了,别拉着你父亲硬要听故事了,”Thor吻了吻孩子的金色卷发,“Frigga已经在家里等我们了,她为你做了很多新衣服,Odin也有礼物要送给你。”Loki在一旁耸耸肩,帮Thor拿了几个包裹,三个人便一起踏上旅途。


 


他们与阿斯嘉德的关系改善追溯到五年前,Thor走出来后不到一年,家乡就来了一头火龙为非作歹,可惜的是恰巧碰上来到人类城镇偷偷游玩的两人。


无论是否已经离开,Thor始终以保护自己的家乡为己任,而Loki一直把这整片海域当做自己的领土,其中包括阿斯嘉德,有其他龙不经允许便闯过来让他大动肝火,勇士与黑龙一起作战,冰雪与利剑交织,不到半天便把喷火的恶龙分尸成一片片尸块。


在这个危险遍布的混乱年代,崇拜一头龙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Odin仍然非常愤怒,但那头保护了大家的黑龙仍然受到了大家喜爱,就差没给他在港口设立专门的雕塑了,Loki已经可以自由地出入阿斯嘉德,Thor也名正言顺地陪他回家。


 


至于孩子,这件事实在是太混乱了,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发情期,Thor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觉得那个平坦华丽的祭台很适合做爱,而完全被欲望塞了脑子的Loki也完全没意识到会出什么事,两个人做完后才发现祭台开始疯狂发光,光团闪烁着,逐渐形成一个婴儿的形状。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只能安心地接受了,Thor一边笑着喂给婴儿羊奶,一边接受着黑发青年暴躁的踢踹,Loki研究了很多书,一度以为那个小孩是龙族的自体繁育,应该和自己一模一样,直到后来孩子长大,和Thor一模一样的金发和脸型,还有那多动症般的癫狂动力才让Loki安心下来,开启严父模式教导孩子。


一个孩子已经让头大了,但是Thor还是希望他们在下次发情期时再造一个。


 


END.


终于写完啦TUT一天一万字,我要上天啦!


大家情人节快乐,爱爱爱爱爱爱你们!





评论

热度(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