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没错

AsmotheredLoaf
少说话
小裴真好看

一点小故事

李氏眼科

当年s县的李氏眼科很出名,他们的眼药滴一滴便能治人眼翳,出名到连杭州上海的人都特意赶来s县这个小地方看眼睛。
李大夫有四个儿子,其中我的太爷爷是老大,药方只能传给一个人。
太爷爷留过洋,是国民党的翻译官。
太奶奶是民国时期的大小姐,独生女,嫁给太爷爷时她的嫁妆包括着现在外国语学院新校区在内的三百亩良田,在s县的小学当美术老师。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头发散乱或者衣衫不整的样子,她的银发永远一丝不苟,她的鞋子永远干净如新。
她的手很巧,针脚细腻绣路大气,我和妹妹在年前跑着去找她,她便连夜赶着织出漂亮的毛线连衣裙,嫩黄的和淡紫的。
周末骑着自行车去城里书店的时候,就去太奶奶家里面。常备着的零食,有我们过年才能见到的糖果。
文革时抄了家,房子全交了出去,首饰也一箱箱地被抄了走。
小姨婆那时候还没出嫁,是个好看斯文的大姑娘。被批斗怕了,不敢再找有知识的,便给她寻了个又穷又没文化的老实巴交的男人。讲话藤头藤脑的,也没什么大出息。苦日子一直到如今儿女长大了才渐渐好转。
老二家两夫妻都没有文化,读不懂字,学不了医术;老三家的两口子也仅有小学初中的水平,不愿学;李大夫担心传给条件优越的老大,四兄弟家庭差距太大,会起争议,一直犹豫不决。
最后临终前急急忙忙传给了老四
不料老四大学学了医,报了内科。废了家中眼科的底子,不上不下,当了村里的赤脚医生。
多年间仍有许多外地的病人赶来s县找李氏眼科,眼药滴着滴着也有用尽的一天,有方子,不知顺序,不知调配,不知如何对症下药,李氏眼科渐渐地也废了去。解放后将方子卖了,交了国家。


我的三姨婆年前去如今的s市里沈氏眼科医院看病,院长听说了她是李氏眼科的孙女,免了所有费用。


评论(1)